要闻 要闻
 
刘晓庆: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文化标签
 
来源:钦点智库俱乐部 作者:刘金祥 时间::2019-01-21

  横观纵览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影坛,不难发现,男人之红莫如张艺谋,女士之红莫若刘晓庆。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刘晓庆在很长一个时间段无疑是非常走时和极为幸运的,但这份走时和幸运似乎与改革开放有着某种逻辑关联。

  改革开放之后,我国社会进入了一个思想多元化的时代,对刘晓庆接受与不接受,正是思想多元化的具体表现。喜不喜欢她,是个人的自由,但作为在改革开放实践中涌现出的一个影视演员,刘晓庆无疑是很优秀的。刘晓庆最早出道于改革开放初期1980年代的中国影坛,先后参演过《南海长城》、《瞧这一家子》、《芙蓉镇》、《小花》、《原野》、《春桃》、《大太监李莲英》、《武则天》、《长河东流》、《宝莲灯》、《云袖》、《大清炮队》、《北国红豆》、《心灵深处》、《隋唐英雄》、《宝莲灯》等不同程度地开风气之先的影视作品,也正是凭借这些或破除观念坚冰或打破艺术成宪的影视作品,刘晓庆先后十一次登上《大众电影》封面,累积五次获得中国电影百花奖,几乎囊括了中国电影界几乎所有重要奖项。1980年因出演《瞧这一家子》中个性张扬的张岚,获得第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配角奖;1987年因饰演《芙蓉镇》中的叛逆异端的“胡玉音”,荣获第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1988年凭借电影《原野》中向往自由、敢爱敢恨的“花金子”一角,获得第1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和第2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表演学会奖;1989 年借助电影《春桃》中挑战世俗常规的春桃,获得第12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1992年因主演电影《大太监李莲英》中的背弃大清祖制遗训的慈禧,获第1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特别奖。刘晓庆作为改革开放前30年中国影视界的一棵常青树,依靠与传统社会文化理念和价值取向不同的非凡气质、卓异个性和罕见激情,以及由这种气质、个性和激情支撑的一系列银幕荧屏形象,给广大观众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2018年8月18日,由中国台港电影研究会和大众电影杂志社联合主办的第一届中国“双塔山”爱情电影周年度盛典上,刘晓庆荣膺改革开放40年中国十大优秀爱情电影金玫瑰杯最受观众欢迎的演员。

  ◆《小花》

  上映时间:1979年

  导演:张铮、黄健中

  主演:唐国强、陈冲、刘晓庆

  该片取材自前涉的小说《桐柏英雄》,讲述1930年桐柏山区一户穷苦人家被迫卖掉亲生女儿小花,之后又收养红军留下的女婴,他们给这个女婴取名也叫小花,十几年后,在解放战争的硝烟中,失散的亲人们终于重逢,共谱一曲壮烈的英雄之歌。

  ◆《芙蓉镇》

  上映时间:1987年

  导演:谢晋

  主演:姜文、刘晓庆

  该片根据古华的同名小说改编,讲述芙蓉镇上的女摊贩胡玉音与知识分子秦书田在共患难的过程中产生真挚爱情,共同迎来走向新生的时刻。影片以人物命运的变迁,传达出深广的社会内涵。

  刘晓庆的人生充满了传奇和神话,其跌宕起伏、诡异多彩的演艺生涯本身就是一部戏剧,深深地打上改革开放的印记!她的表演颖异别致、独标一格,具有鲜明的波希米亚特色和浓郁的斯坦尼拉夫斯基特质;她特立独行、奔放不羁、野性酣畅,活脱脱一个中国版的“卡门”。她以精心揣摩和悉心演绎的一系列美而媚、刚而烈的形象,力图表现情欲合一、爱恨叠加的原生态的人。这对于改革开放初期闭狭守旧的社会心理无疑是一种背叛和颠覆,对于特殊年代所孳长的审美标准无疑是一种矫正和修复。刘晓庆的影视表演,打破了传统戏剧以中和冲淡含蓄的美学程式,对于一直浸泡在审美定势温吞水里的中国大陆观众,不失为惊出一身冷汗的有力一击;在心如止水的大众心理,犹如投置了一枚枚重磅炸弹。刘晓庆,这个无所顾忌、一身叛逆的重庆辣妹子,在某种程度上以其表演的大胆与野性,改变了中国观众的欣赏心理和审美习惯。

  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改革开放为刘晓庆提供了延展艺术道路的历史机缘,构建了展示个人才华的社会舞台,其在短时间内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国电影界的头牌巨星,换言之,刘晓庆是改革开放40年绕不开的历史人物之一。改革开放倡导创新创造,强调自立自强。刘晓庆有冷而傲的眼、高而阔的额,有不屈的嘴巴,桀骜的性格,她即使年轻时颜值也不是超高的,却极富韵致和魅力;她的内心蕴含着一股不可遏制的爆发力,她的形象外射为一种难以抵御的摄魄力。刘晓庆对影视表演比较专注和投入,既激情似火又心存敬畏,她说她始终对表演保持着一种末日感,把每一次出镜都当做最后一次演出,所以塑造了很多经典角色。社会学意义上的现代女性与传统女性最本质的区别在于,她是以一种独立人格存在于社会之中,而不需要依附于男人在社会上立足。刘晓庆是与传统女性角色截然不同的,她是改革开放之后出现的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女性。刘晓庆对人生抱有一颗平常心,无论是事业如日中天,还是人生处于低谷,都能从容正视和坦然面对,并以从零开始的心态沉潜做事,努力重拾昔日光芒。她说人生是一个单行线,你所经历过的种种事情,不可能重新再来,无论在这当中你失却了什么,只要不忘初心、磨砺拼打,终究还会云开见日。虽然刘晓庆的婚姻经历很丰富,这也是她经常被人们所诟病的地方,但从她的婚姻的经历中,可以看出她始终保持的主体地位,体现出一个现代女性对传统伦理关系的超越与摒弃。刘晓庆现象,折射出传统文化的一种特有心理:物以稀为贵。曾几何时,自传《我的路》权倾艺坛,洛阳纸贵,这是刘晓庆向世人倾诉心声的企图的实现。“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名女人难上加难”,更成为一个时代的标签式箴言,其时读来不免毛孔扩张、神经紧蹙。艺高人胆大。刘晓庆一大红大紫,胆子不免壮起来,路子不免野起来:有时唱主角,有时当陪衬,有时闹离婚,有时出绯闻,有时经商当老板,有时逃税入囹圄。刘晓庆就是刘晓庆,当够了美人香草和名媛淑女,便去做几回恶恶花。无拘无束,恣意而为,这个风风火火的巴蜀女子,一度在中国影坛上摇荡日月之光,变生烟霞之色,播云弄雨,兴风作浪,这是对国人萎缩型人格的嘲弄与讥讽。在2000年出版的《人生不怕从头再来》一书中,刘晓庆没有粉墨自己的奋斗史,也没有洗白自己的污点,而是把她入狱秦城的经历写出了海贼王般的气质,如同一本出色的逃亡日记和内心独白的剧本,弥漫着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刘晓庆的坦诚和率真,对于那个时代疲惫不堪、挣扎无望的人来说,无疑是明亮的炬火和靓丽的鲜花。刘晓庆敢于将她的千般苦处一股脑地倾倒给这个世界,世故与陈腐与她无缘,更多的是难得的无邪和纯挚,这与改革开放的特征与本质高度契合。刘晓庆的艺途并不顺畅平坦,既有艳阳高照,也有阴霾满天,但当她一旦穿越狂风暴雨,阳光、鲜花、镁光灯、红地毯便很快与她结缘。她有时春风得意,激越难耐,舍我其谁;有时飘然悠哉,心境平和,激情消泯,剩下的便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一锅沸腾的白开水,有时沸反盈天有时空洞无物,表演上的失控与过火也时常光顾,言行上的做作与不当也如影随形。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在中国电影的大坐标上,百般风情万般娇媚的刘晓庆仅仅是一颗亮丽的划过夜空的流星,绝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因为在明星和艺术家之间,是不能贸然划上等号的。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刘晓庆在狂放不羁和喧嚣躁动中度过了人生窗口期和艺术黄金期,菲薄肤浅的自我乐观主义,无端狂热和过度激情,狼奔豕突与好大喜功,早已折戟沉沙、烟消云散了。刘晓庆喜欢走极端,喜欢质疑和挑战,而国人缺少的恰恰就是这种质疑和挑战精神,于是刘晓庆很幸运地成为自由、奔放、脱俗的载体和对应性生命。现如今,已逾60岁的刘晓庆,看上去似乎依旧年轻和时尚,岁月在她身上并没有留下明显的痕迹,她依然保持着青春年少时的心态和活力。当代中国影坛绝少刘晓庆这样的人,像野草般的坚韧和执着,无视日升日落、雨骤风急。当她赚足了钱,人生重新装修上市之时,她笑的仍然像年轻人那样灿烂那样无邪。于80后、90后而言,当今时代是一个没有绝对权威只有暂时偶像的时代,那些影视大师们也许不再吃香,年轻人不会再向他们请教什么是美好人生,他们只会鄙夷影视大师们根本不懂得美好人生。而影视大师们的选择也不多,或者在影视圈子里继续受道解惑,或者重新让自己年轻,跳入到这个莽撞慌乱但无比新鲜的当下。刘晓庆曾经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影视界的一个异数和另类,如今她凭借满满自信和拒不与世俗妥协的态度继续叙写着这种人生传奇。她不是活在人们的回忆里,她选择人生不怕从头再来。在名花麋集的中国演艺界,刘晓庆的人生历程可谓坎坷多窘,但她豁达、乐观和坚强,无论身处何种境遇都能够活下去且活得洒脱与漂亮。当下,人们追求和迷恋小清新、小鲜肉、小确幸,而温度不减、激情依旧的刘晓庆也没把年龄当回事,依旧异常活跃地在各种艺术舞台上表演,遂使其成为改革开放40年来魅力永存、令人称誉的一个重要文化符号!

  (作者刘金祥系哈尔滨市人大农林委员会副主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和黑龙江大学客座教授)

 
编辑:卢丙武
长篇小说如何振作起来
长篇小说作为文学阵营的重镇,是衡量一个国家文学发展水平的基准,也是备受业界瞩目和读者关注的文学
刘金祥:捍卫汉语的本土性
人类文明发展史表明,文字作为人类书写语言的符号和交流信息的工具,对于文明演化和文化递嬗具有基……
纸上的故宫

祝勇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讲好中国反腐故事
朗读者
舆论监督权论
公海赌赌船登录口机关举办“喜迎 ...
诗书滋味长 美文美图齐分享 ...
阅读之美 分享有理 快来晒晒 ...
公海赌赌船登录口机关举办纪念“ ...